• 
    

    <nobr id="ue4mv"><progress id="ue4mv"></progress></nobr>
    <table id="ue4mv"><small id="ue4mv"><dd id="ue4mv"></dd></small></table> <var id="ue4mv"><mark id="ue4mv"><del id="ue4mv"></del></mark></var>

    <var id="ue4mv"><mark id="ue4mv"><cite id="ue4mv"></cite></mark></var>

    土流集團相關平臺
    聯系我們

    土流經紀人——忙碌在田間地頭的“房產中介

    2009年12月10日 來源:《成都商報》

    ? ? 11月28日,星期六。24歲的李政坐車從成都中心城區趕到了雙流縣正興鎮火石巖村。他和當地農民周海波約好,到這里看一塊300多畝的農地。水源、供電、作物……李政看得很仔細,還不時掏出紙筆記錄下來。“回去后,我會上網把土地信息完善一下,再聯系更多的人,看他們是否愿意到這里來租。”

      李政,這個80后的年輕人,目前從事的職業是土地流轉經紀人,這是個還不被大多數人了解和熟悉的職業。伴隨著國家土地流轉政策的放開,這個和房產中介有些相像的職業正在悄然興起。李政的夢想是有一天能領到一本國家認可其職業的“土流經紀人”證書,成為專業的土流經紀人。

      相關專家指出,對于農村土地流轉的具體配套政策,國家還在制定中。土流經紀人已經誕生,作為一個新興行業,它亟待制定行業準入制度,進行統一的規范監管。

      經紀故事

      李政:

      想要一本“土流經紀人證書”

      “周老師你好,我是之前和你聯系的小李,過來看你提到的那塊地。”11月28日,雙流縣正興鎮火石巖村,李政和周海波第一次見面。李政和周海波是因為土流網認識的,周海波在網上發布了想要轉租300余畝農用地的信息,被在網站注冊的土流經紀人李政看到了。李政覺得出租土地信息寫得太簡單太模糊,“我想幫你把土地信息完善了,尋找更多有意向求租的對象。”

      “我們之前承包來做果園的,但是現在資金有點問題,才想轉租。”周海波帶著李政到他和朋友共同承包的300多畝果園現場。交通很順暢,汽車一路能開到果園門口,李政很細心地記錄下來。果園的灌溉水源是雙流專門的灌溉水渠,用的是動力電,一度1角9分,果園內還專門挖了魚塘,種了各種各樣的蔬菜,放眼望去,郁郁蔥蔥。李政還仔細詢問了解,果園土地的性質,承包的年限時間,每畝一年租金多少錢,續租有哪些優惠條件。

      周海波說,自己一直在村里從事果樹、養殖業,對于農村土地流轉的政策也掌握了不少。對于土流經紀人,他覺得存在是合理的,“要不然兩邊信息怎么可能對稱呢?”如果他的這片果園在李政的幫忙下,成功流轉出去,肯定要按規矩給李政一定的報酬。聽到這話,一直有點拘謹的李政一下松弛了,他再次使勁和周海波握了握手。

      剛滿24歲的李政,今年9月底才開始正式加入專職土流經紀人的行列。兩年前,李政從四川理工學院畢業之后,在一家建筑公司上班,負責項目施工。今年初,他選擇辭職,在家開網店。一次,李政從網上了解到,“原來現在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可以流轉了。”李政開始在網上檢索土地流轉方面的信息,偶然發現了土流網。網站負責人伍勇告訴他,土流經紀人這個職業很少有人做,他可以試一下。

      土流經紀人,有沒有可能成為自己一個新職業?李政開始在網上瘋狂地搜集土地流轉的相關信息。今年9月底,李政得知父親一個朋友在眉山永壽鎮的80畝土地想出租。李政之前已經通過網絡掌握一個信息,一名彭山客戶想租100畝土地種植花卉。李政馬上聯系上了父親的朋友,自己立刻動身從成都前往眉山現場看地。李政在現場拍了照,同時也沒有忘記查看父親朋友有關承包土地的各種證件和手續。之后,他通過網絡告訴給那名彭山客戶。

      “為了避免被懷疑,我給彭山客戶說,是幫朋友的忙出租土地,并沒有說我是一名土流經紀人。”李政擔心對方不相信,把自己的電話號碼、身份證號碼都留給了客戶。之后,他帶著這名客戶,再次趕赴眉山看地。在李政的牽線下,雙方簽了土地出租合同,成交后,父親的朋友也給了李政1.2萬元的傭金。“合同都沒有正式的,是我們自己制定的。”這是李政拿到的第一筆傭金,相當于此前他在建筑公司上班4個月左右的收入。當然,李政也有所付出。光是為了看地,他從成都到眉山來回就跑了20來趟,車費全是自己承擔。

      李政下定決心要當好一名土流經紀人,他購買了大量有關土地政策的法律法規及專業書籍進行學習。如今,李政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開電腦,瀏覽信息。此外,李政在親戚朋友處廣布網線。

      為了讓別人信任自己,李政只要在網上看到土地出租的信息,就主動跟人聯系。他承諾,在流轉前期不收分文,等到土地流轉成功之后再收取傭金。但是被人拒絕多了之后,李政開始有些憂慮,“不少人不相信不了解,我感覺做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順。”

      李政有一個小小的夢想:土流經紀人這個職業能夠很快得到規范,有一天,他可以擁有一本國家認可的“土流經紀人證書”,就像如今的房產中介一樣。

      李慧娟:

      辭職當上土流經紀人

      24歲的內蒙古女孩李慧娟,今年4月正式加入土流經紀人行列。此前,她在北京一家房產公司工作。過去的8個月中,李慧娟成功完成了2單生意,“目前手上正在辦理的還有3單”。

      去年底,李慧娟和幾個朋友到北京密云水庫玩,不經意間發現密云水庫附近有很多閑置的農業用地。當地農民告訴她,他們對外界的信息了解很少,土地只在鄉里鄉親之間流轉,需求不大,這導致大量土地閑置。之后,李慧娟進一步查詢農村土地市場,發現土地流轉需求量很大。

      今年3月份,李慧娟一個搞農業研究的朋友,無意間告訴她想找塊地,作為試驗田。“正好我另外一個在昌平的朋友,手里有8畝農業用地閑置著。”于是,李慧娟帶著朋友去昌平看地。雙方都很滿意,然后就按照每畝每年1200元的租金,簽了兩年的轉租合同。她按照租金的5%。,拿到了作為土流經紀人的第一筆傭金。

      4月,李慧娟從房產公司辭職,做起了專職的土流經紀人。“我每天都要花3~4小時,在網上尋找土地流轉的信息。”她大部分做的還是熟人的生意。“如果國家能夠像房產中介那樣,給土流經紀人發個證書,會讓客戶對我們有更大的信任。”

      伍勇:辦起土流網

      在線免費培訓土流經紀人

      “作為一名土流經紀人,你最好去工商局注冊農村經紀人,國家有法律明文規定,允許農村經紀人的存在。”昨日下午,一場特殊的培訓在一個名為土流經紀人群里在線進行。進行培訓的講師,是整合全國土地流轉信息的土流網從北京請來的從事農村土地產權等業務的律師。150多人在線聽取了有關土地流轉法律、政策方面的講解。其中大部分,都是土流經紀人。據悉,這是全國首次針對土流經紀人的免費在線培訓。

      培訓講師告訴大家,現在國家并沒有法律對土流經紀人做出相應規定,但是法律明確規定了允許農村經紀人存在,從事有關農村方面的中介業務。“作為一名職業經紀人,最好去工商局注冊成為農村經紀人,能夠正大光明地開展業務。”而如果沒有注冊成為土流經紀人,可以在合同中約定自己的權利。簽訂了合同后,自己的合法權益能夠得到保障,包括正當收取一定的傭金。

      “我認為現在國內需要建立農村土地流轉經紀人制度,保障土地流轉規范有序。”組織這次培訓的土流網負責人伍勇,湖南籍的他今年從西南民族大學畢業,當時他和同學一起創立了土流網(本報曾報道)。他說,之所以建立網站,是需要集中整合全國的土地流轉信息。在這個過程中,他發現土流經紀人這種新興職業已經悄然興起。這種職業并不同于一般的中介經紀人,一般的中介經紀人只是對信息進行互換,而土流經紀人除了要具備法律背景外,還要了解土地流轉的相關政策文件,從而宣傳、審查、指導、協調流轉事務。去年,農業部頒布通知,鼓勵有條件的地方依托基層農村經營管理部門建立農地流轉服務組織,為流轉提供有關法律政策、流轉信息、價格評估等服務。

      伍勇認為,作為一個新興職業,急需要規范和監管,否則很容易在土地流轉過程中因為各種因素而導致流轉失敗。因此他組織這次免費的在線培訓,是希望經紀人們在多學習法律政策外,能在土流網上找到一個合適的平臺。“如果以后國家可以為土流經紀人統一培訓,頒布培訓合格證,組建土流經紀人協會,對經紀人進行專業化監管,就更完美了。”

    久草久视频在线观看